迪文小說 > 穿越架空 > 承蒙你出現 > 第四章:開單大佬
    女人都是視覺動物,不是花癡不代表著失去了欣賞的能力。

    許薇然著實驚艷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謝謝。”霍子羨伸出手,唇角染笑。

    許薇然覺得這個男人好像還挺有禮貌的,她把相冊遞過去以后,客氣地道別:“霍先生,那么沒什么事的話我先回去了,如果以后房子有什么問題,您都可以直接微信上問我,或者打我電話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得到回答后,許薇然轉身準備去打車,雖然心里有點犯嘀咕,不知道霍子羨還記不記得那兩千的保管費用……

    “啊!”可能是走神,所以許薇然和路上一個人撞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你不會看路嗎?”對方是個約摸二十出頭的男孩子,頭發染的胡里花俏,沖著許薇然兇神惡煞地罵道。

    “抱歉抱歉。”許薇然揉著被撞疼的肩膀,答道。

    “瞎子!”男孩子又罵了一句才走。

    許薇然回頭看著那道往夜店里走去的身影,總覺得哪里不對,忽然,她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許薇然瞪大了眼睛,指著那道即將消失的身影,大喊。

    這個男孩子叫陳瀚,是許薇然之前聯系過的一位業主的個人租客,那時候她正在努力說服那位業主把房子進行托管出租,可是業主卻不了解也不信任,還是選擇了自己出租。

    最后,房子租給了陳瀚,許薇然最后一次上門想要找業主再談談時見到過他。

    不到一個月,業主家里就失竊了,所有品牌家具家電,都被陳瀚在網上以二手物品賣掉,隨即不辭而別,留給業主的是空蕩蕩的空房。

    這件事還是許薇然看了業主發的朋友圈才知道的。

    不遠處剛上車的霍子羨和姜洋兩人,看著像百米賽跑一樣沖進壹號港灣的許薇然,不懂發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跑的還挺快。”姜洋由衷地感嘆。

    “確實。”霍子羨搖上車窗,隔絕外面的世界,駕駛著車子離去。

    許薇然沖進了夜店后,在一堆群魔亂舞的人群里,尋找著那擁有著一頭五彩繽紛頭發的陳瀚,她撥開一個又一個的陌生人,最后終于在一個角落里看到了正在和朋友喝酒的目標人物。

    在打草驚蛇之前,她選擇先去洗手間報了個警,然后再出去盯著陳瀚的動向。

    過了十分鐘左右,許薇然看到陳瀚一行人起身準備離開,可警方還在路上,她有點著急,一急之下她忽然沖了過去,把自己的手機塞在了還沒反應過來的陳瀚懷里,然后大喊:“抓小偷啊!有人偷我手機!”

    陳瀚看清楚許薇然以后,臉上露出了惱羞成怒的神情,他把手機往她懷里一扔:“你有病吧,瘋子。”

    “抓小偷抓小偷,他不知道偷了多少手機,不能放他走!”許薇然管不了那么多,她死死抓住陳瀚的胳膊不放開,一定要撐到警方趕來。

    其他人一聽,趕緊檢查了一下自己的隨身物品,還真有人一時找不到自己手機了,于是局勢立馬變得有利起來,好幾個人過來拉拉扯扯不讓陳翰離開,許薇然暗暗擦了一把冷汗,慶幸不已。

    正在一群人鬧成一團時,警察終于來了,許薇然像看到了救星一樣趕緊過去帶路。

    “警察叔叔,就這個人,這個人之前租房把人家家具家電全賣了,之前業主有去派出所那邊立過案的。”許薇然指著被好幾個人圍住的陳翰。

    一看到警察,陳翰立馬就慌了,他像一頭發瘋的牛一樣,拼命撞開了拉扯自己的人,然后往夜店后門跑去。

    “有我們在你放心,謝謝你的幫忙!”警察對許薇然道了謝,然后立馬奮力追去。

    許薇然放心不下,也跟著跑,直到看到陳翰被警察押著手臂坐上了警車,她才松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雖然人家房子不放在自己手里托管,但這也算是好人好事一件吧,在跟著警察回去做筆錄時,業主也在警方的通知下到了,但是由于都在忙著回答問題,招呼都沒來得及打一個。

    許薇然回到家已經是十二點多,馮颯正坐在客廳里敷面膜,看到許薇然回來了,問道:“你干什么去了?大晚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給一個業主送點東西。”許薇然回到家了才覺得筋疲力盡,沒說太詳細,剛才跟著警察他們一通跑,此時小腿肚子都在打顫。

    “我說許薇然,你特么別告訴我你這工作還賣身的啊?”馮颯把面膜猛地一揭開,露出水潤光澤的臉蛋,眼睛瞪得比乒乓球還大。

    “去去去,瞎說什么?人家之前在國外,把房子委托給我,我幫忙保管了點東西,今天回來了所以送過去一下。”許薇然坐在沙發上,仰著頭閉上眼,渾身都要散架了一樣。

    馮颯鄙夷的目光一直附在她身上沒散去過,語氣還是不平:“什么東西這么急?需要大晚上送?”

    許薇然嘴唇動了動:“我也想知道啊,不跟你扯了,又得去洗個澡。”

    明天還要上班呢,她艱難地站起來,艱難地往浴室走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班時,許薇然呵欠連天,倒咖啡時還眼花沒對準,咖啡灑了一地,她只能認命地找了拖把來整理干凈。

    剛拖完地,許薇然就看到杜蘭走了進來,兩人對視一眼,氣氛有點古怪。

    杜蘭的臉色冷淡,嘴里發出一聲冷冷的“哼”,便去倒咖啡去了,許薇然本來想打個招呼,但是看這樣子確實是沒必要。

    “許薇然,許薇然你人呢?”林主管一路問著找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我在這里,林主管。”許薇然把拖把放好,趕緊出去應道。

    “叫了你半天了,你趕緊過來,有業主點名要找你!”林主管一把抓住了許薇然的胳膊,往會議室那邊拉。

    許薇然心里一咯噔,該不會是之前收過的房子出什么問題了吧?但那不應該是自己第一個知道嗎?

    被拉進了會議室以后,許薇然看到了昨晚在警局見過的業主,叫況姐。

    “況姐,您怎么在這里?”許薇然有點摸不著頭腦,難道是況姐要找她?

    “我來簽合同。”況姐臉上笑盈盈的,站起來一把抓住許薇然的手,語氣滿是感激:“小許,之前你說要收我那套房子,我沒同意,現在出了這么多事,還是你幫我追回了損失,我很感謝你,同時也覺得有這么優秀的員工的公司,是值得信任和合作的。”

    這倒是許薇然萬萬沒想到的,她在報警時就沒想過要任何回報。

    林主管在一旁拿起合同,笑得十分開心:“許薇然,你運氣好啊,況姐名下的三套房子決定都交給你,都簽三年,你還不趕緊簽字?”

    許薇然接過那三份合同,其他地方林主管都已經替她填好了,況姐簽名的地方也已經都簽好,就只等她簽字。

    “這個……”許薇然受寵若驚,一時還有點緊張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所有事情剛才你們這個主管都和我談好了,我沒意見。”況姐還解釋了兩句。

    “謝謝況姐,謝謝林主管!”許薇然心情激動了起來,她拿過桌子上的筆,坐下來以最快的速度檢查了一邊合同,確認無誤以后才簽字。

    這樣的舉動,也讓況姐和林主管心里十分滿意,是個仔細的人。

    簽完合同以后,況姐還要邀請許薇然去吃飯,但是由于工作比較忙,她婉拒了。

    這一天收三套房的節奏,在公司里引起了軒然大波,尤其是況姐那三套房子地段都非常不錯,而且家具家電齊全,全是居家裝修。

    “繼續加油,我看好你。”林主管拍了拍許薇然的肩膀,滿是欣慰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我會的。”許薇然認真地點頭。

    這一切都落在了不遠處杜蘭的眼里,在許薇然看過去的時候,她立馬低頭看著手機,之前聯系了大半個月的業主,正好發來一條信息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房子今天租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這條信息,杜蘭氣得想把手機都摔了。

    跟了這么久,人家一直拖著不愿意簽合同,本以為再拖下去,業主發現自己租真的挺難租出去,會慢慢松口,結果卻是這么難看。

    杜蘭感覺所有人都在用嘲笑的眼神看自己,她低著頭起身,快速地離開了自己的座位。

    許薇然看到杜蘭那急躁的步履,心里也有點莫名的尷尬,其實之前人家也是幫過她不少的,只是現在業績的爭斗實在激烈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她有些難受地吐了一口氣,甩甩頭不再去想那么多。

    許薇然從大學呆到現在的城市,叫濱川市,是國內眾所周知的房產投資地,很多大開發商的樓盤,在這里都有一席之地,而且價格普遍比其他地方高出那么一點,但是由于投資的比例相對較大,許多人買了房子都是空著,偌大的濱川市,還不如一個小城鎮熱鬧。

    直到政俯出坮了控房的政策,這種囤房的情況才開始消緩,房價得到了穩定的控制,普通人也買得到剛需的房子,所以濱川市又開始人口增長了起來,有不少戶口遷進來。

    而馮颯就在這一部分人之中,他決定把戶口遷到濱川市。

    所以他得回老家一趟。

    臨走前,馮颯從他粉紅色還貼著草莓愛心貼紙的行李箱里,翻出了一張邀請函。

    許薇然接過那邀請函,翻來覆去看了一遍,問:“這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一個鐵桿粉絲給我寄過來的,是什么宴會的邀請函吧,說是里面有大人物之類的,可以去那里混點投資,指不定就紅遍全網。”馮颯摸摸下巴:“我琢磨著這粉絲是智商有點問題,我一個彩妝博主為什么去房地產商舉辦的宴會?難道找個開發商投資把我推銷的口紅印在樓盤廣告上嗎?”

    許薇然差點笑出了聲,不過有這樣為自己操心的粉絲還確實挺貼心的。
贵阳麻将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