迪文小說 > 穿越架空 > 承蒙你出現 > 第三章:老相冊
    許薇然起了個大早,馮颯睡在隔壁房間里還在打呼嚕,她簡單地收拾了一下家里面以后,換鞋子出門。

    替霍子羨去拿相冊的事情,還是盡早完成好,萬一接下來太忙忘了,會給業主造成一個不靠譜的印象。

    畢竟明達公館的房子,如果不出意外會很快就有人入住。

    相對于其他小區的人來人往,明達公館內十分的寂靜,鮮少有人影,許薇然刷卡到了18層以后,輸入密碼打開了門,盡管這不是第一次來,但她還是被眼前那恢弘大氣的裝修驚艷了一把。

    驚艷完了以后,她找到了書房,在書桌抽屜里尋找霍子羨說的那本相冊。

    很快,一本封面印著牡丹的老相冊出現在了眼前,看起來像是八九十年代的物品,許薇然本來不想多事,但是她還是忍不住稍稍翻了一下。

    很尋常的一些照片,大部分都是一個年輕女人抱著孩子,對著鏡頭微笑的畫面。

    照片不多,也就七八張的樣子,許薇然看完以后趕緊合起來,然后拿出手機聯系霍子羨。

    “霍先生,那相冊是先放我那里保存嗎?”許薇然發過去一個問題。

    “嗯,我擔心房子租出去會被人丟了,麻煩你替我保存一下,我回國后聯系你。”霍子羨空出幾秒鐘,修長的指尖在屏幕上敲了幾下,回復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許薇然不知道這本相冊有什么意義,但是對于那位霍先生來說,應該是非常珍貴的,她抱著相冊來到客廳,環顧一圈后又忍不住問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霍先生,我準備打掃一下房子,您這房間里有什么貴重的物品需要帶走的嗎?有的話您可以叫朋友過來先帶走。”

    房子還是有點灰塵的,看起來很少住人。

    霍子羨看了一眼亮起的屏幕,沒有回答,而是聚精會神先和今天約談的負責人洽談,這一次他特地來到新瑞拉呆了兩個月,不是為了投資,而是為了將之前囤下的地皮出售。

    新瑞拉的房地產情況和國內的明港十分相似,地少而人口集中,房價在前些年,出現過連續3年的高漲,政俯連續出坮了好幾次遏制的政策,走勢才緩解,可沉寂了兩年后,現在又開始了上漲的苗頭。

    按理說這樣對于地皮投資商來說是好事,因為地價本來就和房價相互關聯,地價越高,建造的樓盤房價就越高,但是現在新瑞拉的房地產情況太過復雜,政俯的調控能力顯然已經不夠,一旦之前的高漲模式復蘇,那么接下來更可能出現的是經濟泡沫的幻滅。

    任何東西一旦走上了極端,就會危險,霍子羨從來不追求自己的決策100%正確,但是只要危險率超過了他的預期,他寧可放棄那20%的暴利,避免那80%的危險。

    也是這樣的自制力和舍得放手,讓他從進入房地產行業那一刻起,從未跌落過谷底。

    許薇然不知道自己的業主是多么的繁忙,她等了十多分鐘后,沒等到任何的回應,干脆便自己擅作主張打掃了起來。

    這也是為了帶租客看房時,顯得更加干凈整潔,方便房子更快地租出去。

    麻利地打掃了一番衛生后,許薇然心滿意足地揮一揮衣袖,只帶走一本相冊。

    “云庭翠閣,不僅僅是你回家的終點,更是你夢想的起點!”

    公交站點對面,巨大的廣告牌十分顯眼,許薇然看著上面那綠意盎然的園林式樓盤圖,又看了看右下角寫出的驚爆價:28888元/平。

    許薇然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“你好,你這里有房子出租嗎?”

    正當許薇然坐在站臺等車時,經紀人端口推送出一條消息。

    “您好,有的,您看的是金雅小區的合租房嗎?”許薇然飛快地回復著信息,要知道她在這個端口上的評分可是滿分5分,回復效率百分百。

    “嗯嗯,對的,還有嗎?房間有獨衛嗎?”

    許薇然低頭專心地回復著客戶的消息,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要乘坐的公交車已經飛馳而過,聊了十多分鐘后,客戶以價格稍貴需要考慮,失去了回應。

    許薇然將手機扔進包里,有些心煩。

    但是心煩還是要繼續過日子,工作也還是要繼續努力,誰讓自己是個凡人,需要吃五谷雜糧,也怕風吹雨打呢?

    雖然有煩心的事,但也有開心的事。

    明達公館的房子,半個月之內全部租出去了,每一間房子許薇然都有提成,連這么牛逼的房子都收了,她更有信心去跟其他業主談合作,所以這半個月內業績相當出色。

    “大家想喝奶茶嗎?我請客。”這天中午,許薇然簽完合同一回到公司,便笑盈盈地問著同事們。

    “許薇然你肯定又收房成功了!”有人羨慕嫉妒地大喊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這個業主很準嘛!”許薇然吐了吐舌頭,有點小得意。

    眾人一片嫉妒,哀嚎聲起伏,畢竟每個月的出房收房都是有冠軍獎勵的,現在許薇然遙遙領先,很多人都壓力山大。

    雖然嫉妒,但一想到有免費奶茶喝,大家都大度地“原諒”了許薇然,唯獨有一個人,坐在角落里臉色冰冷,看向許薇然時,眼色滿是嫉妒不悅。

    許薇然自然也看到了,她臉上的笑容僵硬了幾分,刻意地向那一張冷臉發出邀請:“蘭姐,你和我一起下樓去買嗎?可以挑你喜歡喝的口味。”

    杜蘭是公司的老員工,在許薇然來之前,一直都是風頭人物,每個月的收房和出房冠軍,總有一個會落在她頭上。

    可這個月已經過去了一半,杜蘭卻遠遠地落在了許薇然后面。

    在許薇然剛進公司時,杜蘭對她其實還不錯,偶爾會以前輩的是身份給她普及一點工作經驗,兩人一度關系親密,可是隨著她的業績日漸高漲起來,兩人之間的關系也就開始淡化了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喝的?都沒事做嗎?”杜蘭將手里的文件重重一往桌子上一摔,臉色非常不好,語氣粗暴。

    這一說,大家都尷尬了起來。

    林主管干咳兩聲,當和事佬:“也沒什么,現在中午休息時間嘛,喝杯奶茶又沒事,杜蘭你是個工作狂,但還是要適當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杜蘭冷笑一聲,連自己上次的面子都不給,起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許薇然的臉很燙,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被懟,感覺很不好受,但是也有人小聲嘀咕:“耍什么性子,業績趕不上人家了就挑刺。”

    杜主管拍了拍許薇然的肩膀:“別在意,她壓力也很大,比較爭強好勝,走吧,我陪你下去買奶茶。”

    許薇然感激地沖杜主管點點頭,兩人一同乘坐電梯下去買奶茶。

    時間過得很快,一眨眼就到了下班的時候,可今晚許薇然卻發現馮颯不在家,微信適時地響了起來,就是馮颯發來的。

    “寶貝,我晚上約會去了,你自己點外賣吃吧,回來我報銷。”

    許薇然聳聳肩,從冰箱里拿出了幾塊面包,就著一點純牛奶吃了下去,然后洗澡準備休息。

    “麻煩將相冊幫我送過來。”霍子羨的信息出現在了通知欄,附帶一條定位。

    許薇然看了看時間,已經十點半了,現在送過去來去來回豈不是要折騰到大半夜?

    “明天上午可以嗎?現在太晚了。”許薇然猶豫了一下,拒絕了。

    “我比較忙,只有今晚有時間,你直接打車,車費我報銷。”

    這是車費的問題嗎?許薇然有點無語,是不是有錢人都覺得任何問題都可以用錢來解決?

    “兩千報酬,當做是這半個月你替我保管相冊的費用。”

    這句話冒出來以后,許薇然立馬爬起來換衣服,能用錢解決的事情,當然要直接點。

    西柏路22號壹號港灣二樓206。

    許薇然看清楚了地址后,火速叫了車,一路風馳電掣地來到了壹號港灣,這個地方看起來像是夜店,進進出出的男女都打扮時尚性感,穿著一身碎花休閑裝的她儼然“別具風格”。

    “咦,許大姐你怎么在這里?”正當許薇然猶豫是自己進去,還是叫霍子羨出來拿的時候,一個略微熟悉的聲音帶著驚訝的語氣響起。

    這世上就只有姜洋會這么眼瞎。

    果然,今天的姜公子牽著一個甜美小姐姐,正上下打量著許薇然身上的衣服,然后爆發出一陣大笑:“今天這里是要開什么鄉野風睡衣PARTY嗎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許薇然真是郁悶,這人難道分不清睡衣和休閑服嗎?

    “你這拿的什么?”姜洋看到許薇然手里的相冊后,問道。

    “這是你朋友霍子羨的東西,之前留在了明達公館的房子里,讓我幫他拿出來保管,現在我送過來。”許薇然把相冊遞給了姜洋:“正好你幫我帶進去吧。”

    姜洋正準備接過相冊,一行人便從壹號港灣的里面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他本人不都來了嗎?你直接給他去。”姜洋指了指走出來的人。

    一行五六個男人,許薇然只能憑著身份證上看過的照片判斷霍子羨是誰,很快,她的視線就鎖定了最后面的那一位。

    “感謝霍總今天的招待,我們先回去了,下次再聚。”幾個西裝帶著領帶的男人,停住腳步轉身,客客氣氣地對霍子羨說道。

    “房子的事情就麻煩你們了。”霍子羨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必須干好。”

    許薇然站在一邊,等其他人都走了,才試探著跟霍子羨打了個招呼:“您好,您是霍先生嗎?我是來送相冊的。”

    身份證照都那么好看的男人,現實中果真是顏值暴擊,蓬松干凈的碎發梳成簡單的中分,十分儒雅,五官有一絲西方人的立體感,眉眼也是,所以看起來異常深邃,黑色的手工襯衫看起來質感非凡,襯得他氣質稍許冷冽,尤其是在這深夜里。
贵阳麻将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