迪文小說 > 穿越架空 > 承蒙你出現 > 第一章:收房
    窗外黑云低垂,積壓在城市的上空,隱約轟隆的雷聲,像一把戰鼓,一下一下地捶在人們心頭。

    很快,豆大的雨滴便打在了厚厚的落地窗玻璃上,綻出一朵一朵的小雨花。

    “沒興趣!”

    “你們要是跑路了怎么辦?我不信任你們!”

    “我寧可空著,也不會交給你們托管的。”

    一次次的拒絕,都化成強硬決絕的話語,讓許薇然的心一點一點的沉了下去,她終于放下了電話,不想再碰壁了。

    對于國內新興的房屋托管模式,許多業主都鮮少了解,一聽到簽長達三五年的合同,再把房子轉租出去,直接掛電話的業主不在少數。

    這個月已經到了底,可是許薇然的業績卻相當可憐。

    租房僅僅6間,收房0套。

    一家托管公司的模式其實說起來很簡單,無非就是以相對市場較低的價格從業主那里整租收房,再以市場價合租出去,除了公司盈利這一塊,也是為業主提供省心省力的服務,因為在合同期間,業主無需管理房子,無需操心房子一直租不出去的風險。

    可是實踐起來呢?真難。

    偏低的租金,不能像個人租戶那樣押一付三,而是無押金月付模式,這種租房條件一放出去,沒被業主罵一頓已經是很好了。

    正在許薇然看著雨幕怔忡時,手機響了起來,是來自房產經紀人端口的一個虛擬號碼。

    “喂,你們是托管公司嗎?就是那種把房子租給你們,業主只要收租,什么都不用管的那種。”一個稍顯急躁的年輕男人聲音響起。

    “您好,是的,我們是愛家公寓托管有限公司,請問先生您貴姓?”許薇然的眼底閃過一絲亮光,立馬拿出最專業的態度答道。

    “姜,姜還是老的辣的那個姜,我這里有套房子,我朋友在國外有事暫時沒時間管,你要不來看看,沒問題就收了。”

    這么直接了當的業主比較少見,但以許薇然這并不長的工作經驗判斷,越是一開始爽快的業主,到后面往往事情特別多,所以她非常謹慎,想在電話里先確認一些簡單的問題,可是還不容她開口,那位姜先生又急匆匆地說:“明達公館9棟1809號,你趕緊過來看一下,把合同也帶過來最好。”

    說完,電話就掛了。

    許薇然愣了好幾秒,明達公館?就是在全國房產均價里都排的上前三的那個明達公館嗎?她心跳忽然加快了幾分,迅速地找出了樓盤收房報價表,查了一遍,并沒有明達公館的報價。

    “主管,明達公館的房子我們收嗎?”許薇然有些遲疑地問坐在對面的林主管。

    “啊?”林主管聽到這個問題有些驚訝:“你有客戶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許薇然點點頭。

    “臥槽,我在公司做了這么久,還從沒聽說有明達公館的業主要托管,他們都是不差錢的主啊,等我一下,我馬上做個報價給你。”林主管一拍大腿,十分興奮。

    “好,我先去見業主,麻煩主管你等一下把報價發我微信。”許薇然快速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隨身包,帶著文件夾和一份托管合同,便離開了公司。

    現在合租房的客戶群體,以年輕人居多,尤其是初入社會經濟緊張的應屆畢業生,所以太貴的合租房,是很難租出去的,但是明達公館不同,地段優勢不說,附近清一色的大型高端商業區,以及A5級辦公樓。

    所以,即使明達公館的合租租金很貴,也不會缺有一定經濟能力的白領金領選擇入住。

    一套房子的價值體現在哪里?地段,環境,許薇然深深地吸了一口氣,如果這一單能成,不僅能打破這個月收房的0業績,還能拿到高出基本提成的一部分獎金。

    因為這套房子為公司帶來的利潤,絕對高于其他房源。

    趕到明達公館時,雨已經停了,許薇然很快就發現了一個大問題,沒有門禁她根本無法進入公館大門,超高的房價,帶來的自然是超嚴的物業管理,不是隨隨便便忽悠兩句就能混進去的。

    好在那個姜先生又打了一個電話過來。

    “你來了沒有?我還有事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大門口,沒門禁進不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事,把手機給門衛。”

    許薇然趕緊把手機遞給了一臉高冷的門衛大哥,只聽到幾句連聲“好好好”以后,門衛大哥一改剛才的冷臉,露出了燦爛的笑容,打開了大門。

    許薇然道了一聲謝,匆忙進去。

    找到了9棟1809以后,她摁了對講機,對方問都沒問一句就直接開了門。

    真是一個爽快的業主,許薇然暗暗想。

    明達公館是一梯兩戶式的戶型,共32層,乘坐電梯需要刷卡,許薇然想要打個電話給姜先生,麻煩他下來接一趟,卻又發現自己忘了問人家的真實聯系號碼,根本聯系不到。

    無奈之下,她咬著牙爬了18樓。

    “呼,呼……”站在1809的門口,許薇然感覺自己即將斷氣,她使勁地深呼吸著,稍微平靜了一些后,摁了門鈴。

    很快門開了,一個穿著墨藍色綢質襯衫,黑色西褲的男人出現在了許薇然眼前,那一頭放蕩不羈的金黃碎發,和晃眼的碎鉆耳釘,彰顯著這位姜先生的瀟灑氣質。

    姜洋看著許薇然那滿頭大汗的模樣,瞪大眼睛:“你不會是爬樓梯上來的吧?”

    “對,對的,因為我沒有門禁卡,刷不了電梯。”許薇然擦了一把頭上的汗。

    “厲害了,大姐。”姜洋滿是佩服地豎起了大拇指,然后一邊轉身往里走,一邊催促:“快點快點,我們簽合同。”

    大姐?許薇然被這可怕的稱呼重重一擊,差點沒背過氣去。

    在簡單的聊天中,許薇然了解了房子的基本情況,這是姜洋一個朋友的房子,由于那位朋友動不動要跑國外,所以房子空在這里,交給了姜洋暫為管理。

    姜洋作為一個夜店大咖,聊幾句天都有好幾個電話邀玩的潮流男人,怎么可能真的守在這里管理房子呢?

    于是他隨便問了個朋友,找了一家托管公司,聯系到了許薇然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,所有東西都是奢侈品牌,喏,就那一個洗碗機,ASKO的,兩三萬吧!”姜洋看著許薇然四處檢查,主動介紹道。

    許薇然看了一眼廚房那邊,咽了咽口水,有錢人真殘暴。

    這時手機響了一下,是林主管發來的報價,明達公館這種整租租金可以高達兩萬的房子,公司報價竟然是一年十五萬……

    也就是每個月才一萬二。

    “那個,姜先生,業主真的是全權委托給您管理這房子嗎?包括租出去?”許薇然不敢直接報價,問道。

    “廢話。”姜洋立馬去電視柜下面翻出一個牛皮文件袋,扔在茶幾上:“你看,他的房產證,身份證復印件,委托書,早就備了一份給我了,你就說你們收不收吧,收的話我們簽合同,我當著你的面打個電話給他說一聲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收!但是您也知道,任何房子出租都會有一定的空置期,空置期間公司也是承擔了虧本的風險,而且公司也需要盈利的空間,所以現在我們公司給出的收房價格是一年十五萬——”許薇然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說道,也做好了隨時被轟出門的準備。

    “成,趕緊簽。”誰知道姜洋直接打斷了許薇然的話,大手一揮。

    許薇然終于相信這真的有天上掉餡餅這一事。

    簽合同的整個過程都順利得不真實,無論是押金還是付款模式,姜洋沒有任何意見,簽完合同以后,他直接撥通了一個電話,打開免提。

    聽著那嘟嘟嘟的接通聲,許薇然的心稍稍提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。”一個低沉的男人聲音從手機里傳了出來,說話非常簡單利落。

    “霍子羨,你明達公館這房子我交給一家叫什么愛家公寓托管公司了,一年十五萬,行不行?”姜洋大咧咧地問道。

    “還有呢?”霍子羨似乎非常平靜,對于自己的豪宅被低價出租毫無反應。

    “沒押金,分十期月付,就是一年里面有十個月你能收到一萬五租金,然后我簽了三年。”姜洋窩在沙發里翹著二郎腿:“反正你也不差這點小錢。”

    霍子羨發出一聲冷笑,語氣卻并無生氣的意思:“你怎么不直接十五萬把我房子賣了?”

    姜洋臉上露出了賊兮兮的笑容:“這不行,幾十萬的麻煩我家老頭子還能替我擺平一下,你這幾千萬的房子,我動了的話,明年清明節就得托夢跟你敘敘舊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霍子羨淡然地答道。

    “行,我等下把那收房的大姐微信給你,你有什么事聯系她。”姜洋說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電話掛了,許薇然實在是笑不出來,那一口一個“大姐”,哪一個二十五歲的女人受得了?

    姜洋問她加了微信后,迅速地推了霍子羨的名片給她。

    “好了大姐,我先走了,我還有事,反正以后這房子要是有問題,你們自己解決哈!”姜洋沖許薇然笑嘻嘻地說了幾句以后,拔腿就往門外跑,也不知道什么事這么急。
贵阳麻将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