迪文小說 > 穿越架空 > 錦鯉小娘子 > 第一百五十五章 偏激
    護院松了口氣,沈鈺把武器收起來,他別了沈管事一眼,自己下樓去了。

    “這孩子,這孩子……”沈夫人氣得哆嗦,指著門口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沈管事輕聲勸道:“你別逼他太緊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居然為了別人跟我急,還說什么要毀了魏國公府的話,這孩子戾氣怎么這么大了?”

    沈管事眉頭微微一皺,想起沈鈺以往一貫清高孤傲,什么事情都入不了他的眼,最近確實脾氣大了許多。而且剛剛別他的那一眼,跟刀子似的。

    “他會不會……”

    沈管事連忙打斷她的話:“你別多想,他從小就喜歡跟七小姐玩,對別的女孩兒不上心,他這樣傲氣的性格,你逼他娶趙家的小姐,不生氣才怪。”

    “可七小姐這樣的身份,能給他帶來什么助益?”

    “他年紀尚小,還不懂這些道理。”沈管事勸道,“你要不去山東住一段時間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去了,與趙家的親事豈不要黃?趙家小姐年紀本來就比鈺兒大,鈺兒等得,趙家只怕不愿意等,她那樣的品貌家世,求親的人踏破門檻呢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少爺不愿意,他那個性子你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沈夫人咬了咬牙,看來只能從林霜身上著手。

    那邊林霜坐在涼亭里,和春芽一起逗掛在檐下的鳥雀,遠遠見沈鈺從菏池邊的鵝卵石鋪就的小道走來,她連忙放下手里的樹枝起身迎上去,等他回來等得心焦了。

    “沈少爺……”她被沈鈺眉宇間的戾氣嚇了一跳,小心翼翼的問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沈鈺看她一眼,腳步不停,從她身邊經過,徑自走進涼亭里坐下,春芽見狀,向林霜示意,站到外面守著去了。

    “那個黑色的沙子……”林霜察言觀色,發現沈鈺狀態不對勁,似乎隱忍著怒氣。

    “妞妞,如果你被父母背叛,會怎么做?”沈鈺目無表情的望著菏池,開口問。

    “父母為什么會背叛我?”林霜沒懂,“是你父親做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沈鈺搖搖頭,扭頭問她:“徐家人有為難你嗎?”

    “那倒沒有,我已經給二太太寫了信,她會幫我拒絕徐家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他們強迫你嫁,你告訴我。”

    林霜笑起來:“告訴你你能怎么樣,魏國公府可不是一般人能得罪得起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搶親,你跟我走嗎?”

    林霜心跳漏了一拍,呼吸一窒。

    “跟我走嗎?”沈鈺認真的看著她,眼里有一種決絕的情緒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林霜愣愣的問,這不像是沈鈺說的話,他不是這么魯莽消極的人,通常能動腦解決的問題絕對不動手。

    “而且能去哪里?”他們兩個都是未成年,現在戶籍管控這么嚴格,去哪都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有一個地方,”沈鈺沖她招招手,林霜便湊過去,“妞妞,你相信嗎,也許那個王姓妖童,他并沒有說謊,他就是允文帝轉世。”

    林霜猛的倒吸一口涼氣:“你也相信轉世之說?我聽說他是允文帝的后人,你不是說允文帝被卓遠送走了嗎,也許他躲在哪里結婚生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為何只有他一人,其他的后人呢?”

    林霜答不出來,試探著問:“你覺得有沒有可能存在另一個世界?”

    沈鈺眼睛亮了些:“你也是這樣想的?我猜想,也許真的存在一個地方,卓遠將允文帝送過去,一直等他回來,可允文帝回來晚了,他托生在王姓妖童身上,晚回了幾十年。”

    林霜:“!”

    “如果真有這樣的地方,你跟我去嗎?”

    林霜終于確定他是有問題了

    “這樣的地方肯定有,可是你是沈家獨子,你去了你父母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他們有他們的人生,也許很快,有沒有我都沒所謂了。”

    林霜不懂,疑惑的望著他,想告訴他自己知道的一切,然而又擔心他被那個世界吸引,會鋌而走險,去試雷擊什么的,他現在似乎焦躁不安,急切的想要離開這里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意思?難道你娘懷二胎了?”

    沈鈺臉色頓時變得煞白,“你,你別胡說!”

    林霜連忙道歉:“我開玩笑呢,你別生氣。”

    可沈鈺已經心不在焉,林霜見今天不適合談那捧沙子的事,只得告辭先回了。

    沈鈺在門口送她上馬車,馬車剛轉彎,突然停下來,只聽見外面沈管事的聲音道:“七小姐,我家夫人請您過去說說話。”

    據說這幾條巷子的房子都是沈家的,林霜下了馬車,跟沈管事進了旁邊的宅子,前廳的四扇隔扇門大開,沈夫人端坐在上首太師椅上,一臉嚴肅。

    “沈夫人。”林霜上前行禮,眼睛不自覺的瞟到她的肚子上,沈夫人除了精神差點,倒是沒見什么異樣。

    “七小姐,”沈夫人起身走到她面前,拉著她的手坐到旁邊椅子上,溫和的道:“早就想跟你說說話了,最近一直生病,就沒顧得上。”

    “您是哪里不舒服?有看大夫嗎?”林霜關心的問。

    沈夫人微笑道:“小毛病,不打緊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林霜欣慰的道,然后等著她的下文。

    “鈺兒有沒有跟你說起,他與趙家小姐的婚事?”

    林霜一下就愣了,半晌才問:“什么婚事?他沒有說。”

    沈夫人臉上帶著慈祥的笑意:“前段時間武靖伯夫人來給鈺兒說媒,那小娘子是伯爺的侄女,操江都御史趙大人的千金,人品才貌都是頂尖的,我看著喜歡。”

    “趙妍姍?”林霜忍不住驚叫道,“她她不是想嫁……那個,年紀大一點再嫁嗎?”

    “正是她,她年紀比鈺兒大一歲,剛剛好。”沈夫人笑道。

    林霜心念電轉,已經明白沈夫人想說什么了,可她了解沈鈺,他不會同意的。

    難道沈鈺是為了這個才想離家出走?母子倆已經有過激烈交火了?

    “那恭喜沈夫人。”林霜勉強擠出笑容道。

    沈夫人也是個察言觀色的高手,林霜這點小心思在她面前根本瞞不住,她微笑道:“你是個懂事的好孩子,若不是被應城伯府的二太太搶了先機,我真想認你做干女兒,這樣你與鈺兒的友情就變成了親情,交往起來也沒人說閑話。”

    林霜干巴巴的笑道:“的確可惜,我也覺得您挺親切的。”

    “鈺兒這孩子呀,清高自傲,他不知道有個背景強大的岳家,對他來說是多么重要的依仗。沈家是經商起家,生意做的再大,就算做了皇商,也脫不了這身銅臭味的皮。鈺兒相貌出眾,又有才華,卻吃了出身的虧,小時候不知受了多少委屈。權貴家的小孩欺負他,他也只能忍著,不然能怎么辦,錢咱們家有,可有錢有什么用,不能住大房子,不能穿華麗的衣服,連吃飯,也得小心不能犯忌諱。所以我到處鉆營,就是想讓他擺脫商戶的身份,今后也能活的自在點。”

    林霜靜靜的聽著,心里亂糟糟的,沈夫人前面說的都對,可最后一句話卻不能認同。

    “沈少爺不是愿意依靠別人的人,他自己有本事,一定能出人頭地的,若是與高門貴女結親,他不一定會活的自在。”

    沈夫人苦澀的笑一聲:“孩子,等你們到了我這個年紀,吃夠了身份低微、無人幫襯的苦頭,才會明白我的一番苦心。”

    林霜點點頭:“您的意思我知道,若是沈少爺愿意娶趙家姐姐,我自然是祝福他們的。”

    沈夫人對她的態度不是特別滿意,但又不敢得罪她,笑道:“聽說魏國公府的七少爺向你提親了,七小姐果然是命中帶福氣呢,魏國公府那樣顯貴的人家,天下也難尋出幾家來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林霜的話被一個管事媽媽打斷,管事媽媽在門口告了聲罪,進來附在沈夫人耳邊說了幾句什么,林霜只聽到她提到“蔣太監”。

    沈夫人聽完疑惑的起身,對林霜道:“七小姐,真對不住,我得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林霜巴不得趕緊回家,連忙告辭出來。

    “七小姐,沈夫人跟您說什么了?”春芽見她見過沈夫人后整個人都木木的,也不說話,便小心問她。

    “武靖伯夫人去給沈鈺說親,想撮合他跟趙妍姍。”林霜有些惱火道。

    “啊?趙家小姐不是中意長興侯嗎,要說也是說金家小姐啊!”

    “誰知道怎么回事!”林霜滿臉不高興。

    春芽觀察她的神色,輕聲問:“您生氣啦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心里有點難受,也為沈少爺難過,他今天不高興,說話也偏激,想必是被逼急了。”

    春芽小心翼翼的道:“其實您跟沈家表少爺走的近,我就有些擔心的,沈夫人的心思大家都知道,沈家表少爺這樣的人才,南北兩京多少小姑娘惦記著,既然有得挑,她肯定要挑個高門貴女做媳婦。”

    林霜生氣道:“你不了解沈少爺!”

    春芽:“我是不了解他,但是現實就是這樣,他現在還未成年,凡事有沈夫人頂著,別人也把他當孩子看待,看在沈夫人會做人的份上對他客氣幾分。若是將來考取功名做官,與別人就是競爭的關系,誰不想把他踩下去?到那時,沈家無人可為他撐腰,他這么風光霽月的人,只怕要處處碰壁了。”

    林霜不想發表意見,一路沉默著回孫府,剛進門,衛柔絮便來迎她:“……長興侯爺等您半天了!”
贵阳麻将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