迪文小說 > 玄幻仙俠 > 女總裁的逆天高手 > 第一千八百八十八章 采藥女菲比
    夕陽西下,薩瑪亞叢林的氣溫驟然下降,偶爾從遠處傳來一聲聲野獸吼聲,楚江幾個生了篝火,一來可以烤肉吃,雖然沒有任何干糧,但是對于訓練有素的特種兵來說,即使在深山野林里過一輩子都是不愁吃穿的。

    二來可以暖一暖身子,三來可以防御一般的野獸。

    至于傳說中的妖獸會不會怕火呢,他們就不知道了,反正今晚要睡覺的話,他們肯定輪流睡覺。

    “你們休息,我到四周轉轉,順便探查一下地形。”

    “楚隊,你小心點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不會走遠的。”

    楚江應了一聲就溜達了起來,走著走著前面有一個懸崖,視線在懸崖邊緣掃了掃,眼眸卻是忽然一頓,楚江摸了摸鼻子,然后在懸崖邊上的一處盛開著淡白花朵的植物面前停下了腳步。

    這株植物,開放著淡白花朵,隱隱盛開的花朵之中,有著赤紅的果實,若隱若現,一股淡淡的藥香味,從中散發而出。

    楚江善針灸,但是不善用藥,但是身邊畢竟有憫農,自然對一些藥了解一二,他知道這株藥是一株不錯的好藥。目光在這株植物上仔細的掃了掃,楚江有些詫異的挑了挑眉,然后微蹲下身子,手掌對著那株藥伸去,想要將之摘下。

    就在楚江碰觸到哪株藥之時,一只白玉般的小手,突然從面前懸崖中伸探而出,也是對著這株藥抓來,不過,卻是一把抓在了楚江手掌上。

    玉手剛剛碰觸到楚江的手掌,在略微呆滯后,猶如觸電般的收縮了回去,只是瞬間,一張泛著空靈氣息的柔美臉頰,便是從懸崖下露了出來。

    望著這忽然從懸崖下面冒出腦袋的美麗臉頰,楚江初始也是被駭了一跳,不過當他迅速回過神來時,卻是發現,這女子一身采藥者的裝備,看來是專門采藥的人。

    楚江聽說桑巴國的確有一批人專門采靈藥然后拿去拍賣,并且越是危險的地方越多靈藥,想不到一個女人竟然敢只身進入薩瑪亞叢林,看來是一個身手不錯,或有著專門對付野獸法子的女人。

    懸崖之上,兩雙目光,便是這樣呆愣愣的對視著,情景頗為詭異。

    “我是桑巴國的藥女菲比,能…能拉我一把嗎?”再次對視了片刻,菲比終于是率先打破尷尬,聲音有些柔柔的道。

    眨了眨眼,楚江若無其事的點了點頭,一把抓住菲比伸出的玉白般小手,微微使勁,后者便是從懸崖下躍身而起,嬌軀在半空中劃起美妙弧線,輕靈的躍上了山巔。

    楚江一看微微驚訝,憑她的身手根本可以一躍而起,可是偏偏讓自己拉她一把,并且在拉她的時候,從手掌處,楚江明顯感受到了一股內勁。

    看來這個菲比是借楚江拉她一把的同時試了試楚江的內勁。

    “謝謝。”

    腳步觸地,菲比低聲道了一句謝,快速掙脫了楚江的手掌,旋即目光不著痕跡的掃過懸崖邊緣,纖指鋝過額前的青絲,視線在楚江臉龐上移過,輕聲道:“你……也是來采藥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參加一個競賽,路過此地。”楚江坦率道。

    “哦,原來是參加國際軍事競賽的特種兵,還是sz人。”菲比美眸閃過異彩,說道,很顯然她事先通過某個渠道知道了這個消息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楚江回味了一下先前手中的柔軟,笑著點了點頭,然后將目光移往灰蒙蒙一片的天空,這女人雖說容貌雖然比起葉傾城她們來略遜一點,可是那股空靈的氣質,卻是頗讓人心動,若是放在平常,楚江倒還會調侃一二,不過現在競賽期間,卻是沒了這份心思。

    見到楚江似乎沒有馬上離開的意思,菲比黛眉微蹙,烏黑的眼珠轉了轉,纖指指向懸崖邊上的那株白色植物,出聲微笑道:“看你先前似乎想摘這株藥草,你難道認識?”

    聞言,楚江摸著鼻子笑了笑:“這應該是白蓮果吧,一般只生長在懸崖之邊。雖說產量不少,不過由于這種藥草是鳥類最喜歡的食物,一般剛剛生長而出,便是被鳥類所食,所以也能算做中級藥材中的稀少之物,如果將這枚成熟的白蓮果拿去藥鋪典賣,一株應該值一萬美元以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學過辨別藥草?”看著面前這對白蓮果侃侃而談的男人,菲比美眸中掠過一抹訝然,有些驚異問道。

    “身邊一個朋友是這方面的專家,耳濡目染懂了一點。”聳了聳肩,楚江答道。

    “雖說見者有份,不過這枚白蓮果畢竟是你先看見,那我就不奪君子所好。”沖著楚江微微一笑,菲比蹲下身來,小心翼翼的將那枚赤紅色的果實。從花朵中取出,然后遞向楚江。

    見到菲比的舉動,楚江摸了摸臉龐,無所謂笑了笑。白蓮果雖然對于別人來說算得上有些珍奇,可對自己,卻只是可有可無而已,不過她既然不要,那便順手收下也無礙,聽憫農說這種果能快速補充精神氣,在橫越薩瑪亞叢林的時候,應該能用得上。

    “好了,走吧,不然你的隊友要擔心了。”見到楚江收下白蓮果,菲比心中略微有些竊喜,連忙道。

    手掌握著冰涼的白蓮果,楚江望著菲比有點急切的模樣,眉頭微皺,眼眸虛瞇,他突然覺得這個采藥女菲比……似乎有點不對勁。

    “她急著催我走干什么?”心頭閃過疑惑,楚江將白蓮果裝進袋子,似是若無其事的隨意笑問道:“你……剛才怎么跑到懸崖下面去了?”

    楚江就是隨口一問,菲比的玉手便是猛然一握,美眸中閃過一抹慌張,旋即迅速隱匿,也隨口道:“沒什么。有些藥草生長在懸崖峭壁上,我只是下去看了看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哦——”微微點了點頭,菲比的這理由,讓得楚江心中地疑惑稍解了一些,畢竟,的確有些上品的藥草,的確專生長在峭壁之上。

    “不對,這顆白蓮果第一個看到的不一定是自己,而她為什么讓給自己,并且急著催自己走呢,難道懸崖的下面有著……什么秘密。”就在楚江準備撤身之時,心頭疑惑的聲音又響起。

    楚江腳步不由自主的朝前一跨,陡峭地懸崖壁便是現入眼中。

    在陡峭的崖壁之間,峭壁陡峭,其上布滿著碎石,胡亂橫生的怪木,以及一些骨頭類的東西,似乎沒有什么怪異之處。

    “你難道以為懸崖之處有什么特別的地方嗎?”菲比也跟著上前一步,與楚江肩并肩站著,淡淡問道。

    “沒有,我……就是隨便看看。”楚江的目光,緩緩在陡壁上緩緩掃過,瞬間之后,卻是驟然停在了一處被橫木所遮掩的山壁處,旋即打開透視眼,還是發現了此處的一點不對頭,似乎能夠從樹木的縫隙中,看見峭壁上的漆黑空洞……
贵阳麻将玩法